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泰隆银行招聘 >> 正文

新狂人日记

日期:2020-11-1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万家庄最近发生了一件不平常的事情。

一辆“粪叉子”停在王家大院前,发了福的王富贵自从公司上市后基本上没有自己开过车,今天特地去接王朝亲自开车,失散20年的弟弟王朝回来……说起王朝,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得了一场怪病,现在到是好了,前几日话语间聊起那段经历,眉飞色舞!居然拿出了病中的日记,真实让人感慨万千!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暗下来了,跟他20多年不见了。是他吗?是我哥?

刚刚路过何老汉的西瓜地时,他家的大黄一路追着我叫,差点没从车窗跳进来。我根本不怕,冲着它吐了口痰。

张姨看见我下车就抱着我哭,“这些年,你死哪去了?”哭却没有眼泪,爬满皱纹的眼角那颗黑痣我一直记得,哭泣声中带着一点恨,越来越强烈了。

自称是管家的万叔,冲我堆笑着,“二少爷,回来就好!”

那么不自然的笑,我瞪了他一眼,没有理他。家里还有好些个人,我都不认识,好几个凑在一起,商量什么,都不敢正眼看我。餐桌上只有我跟哥哥,万叔给我倒酒,哥哥说:“不要!”我自己拿起酒坛喝了两口,没有了!每个人都张着嘴,露出后朝牙,一个个脸色铁青,我顾不上吃几口青菜,急忙慢慢的走进房间,背后的衬衣湿透了。

我怕!

好几天都不出太阳,家里大多数人都去隔壁李家村看热闹去了。李二狗喝醉了,被人丢到臭水沟了。听说李二狗死了,附近的人都很高兴,一个个说要挖出他的心来炸着吃。虽然李二狗的老婆很多,但是没有一个还在是他亲生的呀!

那么多人去看,难道都想去分一块肉?

我转过身去:“万叔,你怎么不去分块肉吃?”万叔碧青着脸,狠狠的瞪着我。我从后脑勺一直凉到脚后跟。

好像要下雨了,我从房间里出来,跟哥哥说:“我想出去走走!”“叫柱子跟着你!”哥哥转身跟柱子说:“刚刚喝完酒,多看着!”

十里胡同的石板路斜了也没人发现。

三个女人还没看清楚脸,就转身进屋了,几个小孩子在丢石子,嘴里叨叨的议论我,脸色跟家里人一样,难道我得罪他们了?这么恨我?看到我走近了就跑,我抓住一个,问他:“你们在说我什么?”小孩先是撅着嘴,瞪着眼睛,然后“哇——”前面的小孩远远的站在那里:“叫你快点跑!”旁边的小饭店里冲出一个妇女:“你要死了!吓唬小孩子!”在诅咒我吗?

哥哥好几天没回家吃饭了,万叔每天都监督我吃饭,看我倒酒的时候,总是铁青着脸,我也不怕他。

几天都是柱子陪我出来,今天柱子趴在“客来居饭店”的桌上睡着了。我数着青石板往家里走,98、99、95、46……

走在回家的那条黑胡同里,胡三冲我堆笑着:“兄弟,来喝两杯!”我斜眼望过去,门后的餐桌上就两个在喝酒,吕琳那小子铁青着脸,小声的嘀咕还是被我听到了:“跟一个疯子喝什么?万一喝死了,还得找我们俩麻烦!”

“万一喝死了就埋了呗!”……

靠!喝死了就埋了!有这么黑心的嘛!不会跟李二狗的死有什么关系吧!

数到多少了?65、66、67……

我开始琢磨大家的心思了!

张姨为什么那么恨我?假哭时的眼神!还有何老汉家的狗!为什么都想害死我?

难道小时候偷七叔家的西瓜时,让七叔摔掉两颗门牙的事,张姨一直记恨在心?

那,那些小孩子怎么知道的?一定是张姨的那张“棉裤腰”式的嘴巴到处乱说,才让所有的妇女知道。

坏了,现在都教坏他们的孩子了!

教什么不好,教孩子害人!

今天好像要出太阳了,哥哥领着一个白大褂开门进来。白大褂没有表情的对我说:“今天看起来气色不错呦!”,我没理他。拿起一个手电筒在我眼前晃动,我假装没有任何反应。转身跟哥哥说:“吃点镇定药吧!”

药!当年弟弟就是这样死的,难道那药也是他给的?

“好的!”

不是吧!哥哥,你怎么可以?对了,当年弟弟的药也是哥哥去取回来的,只是……

没想到害人的高手居然是我哥哥?

我是害人的人的兄弟?!

你们都是害人的人吗?不害人的人都被害死了,你们会害自己吗?

永远记得父亲对我们兄弟几个说过的那句话:“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几天没有出门了,门锁开了,万叔端来一盘羊肉。吃了几口,怎么没有羊膻味?心里觉得怪怪的,还是吐了,把胃酸都吐出来了!

门外的人都一个个挤着脑袋往里面,“怎么了?怎么了?”

“神经病有什么好看的?”哥哥站在门口对着门外吼了一句。

万叔摇摇头出去了,“嗨!兴许没救了!”

真的没救了吗?

我早就看穿你们的心思了!

张姨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讨厌她的哭像,慢慢的狰狞起来!“什么时候得了这种病?”

我终于明白了!我病了!就算是我被你们害死也是病死的!前几天的白大褂就是最好的证明人。家里所有的人都可以分一块肉吃?我真的忍不住了。

“弟弟死的时候,哥哥为什么劝妈妈不要哭坏了身子?”

“是你们害死的!”

“你们要改,有一天总会有人要报复的!”

“不要再害人了!”

“你们害人的时候,内心没有一丝的不安吗?”

“这样下去,还有不害人的人吗?”

十一

不知道外面什么天气。门也不开了。从窗口的小孔里递进来两顿饭。

拿起筷子,眼前出现弟弟死的样子,耳边听到他们在议论李二狗的死,脑海里浮现出那群人无耻的笑声!笑得好刺耳!

啊!——

头疼!

十二

兴许他们害人的时候,早就把我带上了。弟弟死吃药的时候,是我给他递的水。

难道!

不可能!

可是!

不想那么多了,或许我也害了好几十年的人。

真的还有不害人的人吗?

或许还有一些小孩子没有害过人,也没有被人教过怎样害人!

救救这些孩子吧!……

荆门癫痫病哪里治的好
武汉哪里治癫痫病
吉林哪个医院能治癫痫

友情链接:

欢若平生网 | 业务开通 | 在线空间克隆器 | 剑灵浑天教 | 开讲啦宣传片 | 健奴体育 | 怎么看币余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