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蓝京碎尸案 >> 正文

【笔尖】孽缘(情感小说)

日期:2022-4-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世事难料,苍茫万里。王文走过了,便是山清水秀,云淡风轻。王文和燕燕在韩国一呆就是三个月多,一晃三个月就过去了。时间像潮水,而且比潮水走得更快,而且永远不会像潮水那样去而复返。王文的手术非常成功。手术后的王文一下子脱胎换骨了,摇身一变,令人刮目相看。光鉴可人,俊美无涛。淡定优雅,飘逸宁人。看着镜子里自己化蛹为蝶,王文的自信从天而降。和从前的他判如两人,只见他眉宇之间流荡着温雅的神采,着实有一番俊逸出尘、浑身散发着高贵清雅、器宇不凡的气度。虽没有云毅那样逼人的勃勃英姿、刚毅柔情,却在举止之间,掩不住那一份自然散发的雍容矜贵的气度。

世事飘忽幻变,如电如露如烟花。人和人之间的羁绊,或深或浅,或有情或无情,得不到的永远是最好的那一个。

王文站在阳台上远远地俯视着她,巨大的幸福将他裹狭,就像徐志摩所说:“在茫茫的人海里,寻找我唯一灵魂之伴侣”的幸福。

自从张总昨夜在书房里无意间看见王文脖子上那小鹿似的玉,一直心绪不宁,一夜也没有睡踏实。夜间只是不断地做着恶梦,反反复复梦见也都是那几年她和杨阳(张总的初恋情人)之间的一幕一幕……

看见他转过脸的那一刻,男孩却是缓缓地停下了脚步,静静驻足在距离她约有三步距离的地方,深深注视的目光停留在他的脸上,无法转移得开,而那眼神似带着几分探究,更似有几分难以言表的惊喜之情。

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在这一转眼间,悄然进入了她的视线里,像是一缕微风吹进了她的心里,那一个瞬间,她的心也不由得微微地颤动了一下。男子一脸斯文俊笑,却掩不住精明干练的气息。面对记者们的提问,他皆有客气有礼地回答。

疾步拾阶而上,她容光焕发,愉快地问道。“你什么时间来这里呢?”

“刚到。”燕燕今天换上一件月白色蝉翼的纱旗袍,乌黑的长发随意的披在散在肩膀上,她正款款地走下楼来像一缕白云悠然飘落下来——云落凡尘,大致是来形容此刻她那一身的气韵了,自有出水芙蓉的脱俗之韵。窈窕的身姿,像仲夏季节的柳絮,美好的娇容,就像初降人间的仙子。

燕燕默默地看着王文深沉的眼眸中此刻闪烁着柔和的光芒,心中忽然无法抑制深深的惘然,她微微一笑,眼中的黯然却更深了几许。

恰巧在这时音乐停了。

王文轻搂着燕燕的腰肢,也许因为他过于留恋她身上那一丝一缕的气息,才会敏感到动作里带一丝一点的依恋,燕燕不知道怎么搞得,忽然感觉身上有些莫名的热起来,像是从心底滋生的阵阵暖意,她不由自主地抱住了王文的腰。

“张小姐。”王文俯着身子在燕燕的耳边淡笑向她问道。“你可以陪我跳一支舞吗?”

燕燕抬起低垂的眼睛,静静地看着他,脸上绽放出幸福的微笑。她微微一笑,没有说话。正要走进舞池时,宴会厅里起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很多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厅门,这时正有一个仪态优雅的妇女走了进来。

“张总您好!”那些人向她拱手谦谦作揖,满脸春风的张总笑言道,“我来晚了,来晚了。请大家不要拘谨,尽情地跳吧!”

王文不由得远远地打量着这个张总,只见这人一身严谨的职业装,举手投足之间无不透着官气和霸气。

张总迈着轻盈的步伐,出现在台阶上。隔年的回忆泛着浓郁的相思袭来,疼得她眼泪模糊,疼得她说不出话来。

那一个已经离她三十多年的往事,却一直萦绕在她心间。越是不堪回首的辛酸记忆,越是容易一触即发。眼前这个男孩,太像杨阳了,简直就是和杨阳毫无二致。张总简直吓坏了,脸色煞白。男孩儿冷若冰霜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微笑。这微笑足以倾倒她,以为这男孩的一颦一笑简直和杨阳一样惟妙惟肖。面前的这个男孩儿应该是个外冷内热的人吧!张总在心里琢磨着。刚开始看到王文变得帅气了,她强忍着没有哭,直到看见王文和燕燕手拉手站在自己的面前,刹那间她的心不由得痉挛了一下。这两个人什么时间变得这么亲昵,几乎超乎出自己的想象力。她霎时脸色变得苍白,腿站在哪里不停地打颤。情绪也显然压制不住地有些失落,她愤怒地看着他们。她走得飞快,是因为她不会隐藏也不会掩饰,维怕大家看出破绽。

燕燕看着母亲瞬间突变的表情,松开王文的手,急忙迎上前去轻拍着母亲的肩膀。

“母亲你这是怎么了,心里不舒服吗?要不要看医生。”

情绪激动的张总一句话说不上来,脸色煞白,辛酸的眼泪忽然涌上来,堵住了喉咙。张总最近苍老了很多,虽是快到了五十岁的人了,原来看起也不过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可是现在整个人却再不像以前那样神采奕奕,原本灼灼有神的眼睛里多出了一层历经沧桑的疲惫,像是蒙上一层水雾,变得暗淡无神。或许是因为人上了年纪而已;人这辈子,终究散不去的还是亲情,那些人可能已经走了,或者说死了,但是曾经共同的记忆反而越来越清晰深刻起来。近来这些日子,她常常会想到自己年轻的时候做过一些荒唐事,伤害过一些人,一颗疲惫的心也常常被迟到了太久太久的愧疚所煎熬着。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会想到自己被母亲丢弃的儿子,对于儿子的亏欠,她也是再弥补不过来了。三十多年前,杨华带着透心骨的凉,满腔的怨恨离开了生她养她的故乡。不过,她真的很想去见见这儿子,不知道他过得是否可好?

直到她看见儿子和女儿拉着手那一刻,她的身子莫名的有些僵硬,一颗心也忽然凌乱起来,因为知道站在眼前的人就是自己朝思暮想的儿子,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张总轻轻一闭眼,她叹了口气,竭力定住自己慌乱的心。她随即把身子一转,眼睛也随之慢慢抬起,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果然是他。

王文冷峻着一张面孔,紧闭着嘴,不说一声,只是深深地看着她,看着她的眼睛。她投去的目光正和他的眼睛相接,此时此刻,再次不经意间触碰到王文深视的眼神,那是一种想要看进去她心里的眼神,张总的心还是无法离开,深深看了儿子一眼,颤动了一下。生活真会给自己开玩笑,身在这声色犬马、虚化迷离的大都市里,纵然也热闹着,喧笑着,却像在戏台上演戏一样,结束了只落得更深一层的空虚,那番热闹从来都是属于别人的。她的一颗心真的孤独了太久了,也清冷了太久。其实她真的会奢想,想认认这个儿子,能给他的心带去可近可亲的温暖。可是,为何,当这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时,她则莫名地不敢上前去认他,连她自己都不清自己为何要逃避,是在犹豫什么,还是在害怕什么呢?

这时,王文避开张总的眼睛,笑着打破僵局说:“这不是张总吗?真巧,没有想到张总还有兴致来这里。”

站在他们一旁的舞厅老板看着张总,侧过脸去又含笑道:“以后还希望董事长多来捧我们的场呐!”

她永远沉默着,好像有一层看不透的雾笼罩她,她黑色的大眼睛,好像永远从遥远的地方冷漠地观察着人生。

张总却默不作声,可能以为刚才老板的俗媚的言笑,她脸上的笑也渐渐掩饰不住地深深黯淡了下去。

“那是!最近身体不舒服。”只觉得心里像虫子在啃,刀子在割。为了极力掩饰自己,她突然往地上一瘫痪。燕燕看到这一幕,立刻叫司机。

忽然却觉得自己的一只胳膊上猝然一紧,嘴里不自禁地低声一声惊叫。

低下脸去,看着王文的手搀扶自己的身上,那一瞬间,一抹浓浓的暖流涌上了她的全身。忽然无法控制的泪涌了上来。浓烈的侵袭着她的心。他的手会不会松开?张总觉得自己已经不再配有那样的母爱了,或说怕王文无法接受她这个母亲,她竟不知道该如何向王文摊牌,想到这里,她的身子微微地发抖起来。脸色却如银雾似的一样冷清和苍白,紧蹙的双眉。那无精打采的步态和阴冷冷的神色,让人望而止步。

“我要回去。”

她竭力压制住颤抖不止的手和苍白的嘴唇,寒声道。

燕燕叫了司机,她和王文把“母亲”扶上车。听见车子开走的声音,那一瞬间,张总真想扑过去,把王文搂在怀里,给他温暖。可是,她并没有走过去。

“好了,你们俩去跳舞,我没有事情,回家有保姆伺候。”

张总靠在车上,眼中的泪水终于控制不住了,涌了上来,像下雨一般,瞬间挂满了她苍白的脸颊,由于哭泣而颤抖的身体一阵阵发作,久久无法平静下来,在她头顶那盏顶灯在她的头上洒下苍白的灯光之外,车子静悄悄的。织花的车帘在夜风中轻轻摇曳着,清冷的月光射进车子里,月光下,她静默的身姿如一尊冰冷的雕塑。

她叹息道:时光是一阵疾风,女人只是一簇火焰,只要一瞬间,疾风就会把火焰吹灭,只剩下一丝袅袅青烟还在苟且,久而久之,连青烟也会灰飞烟灭。张总沮丧地看着镜子里逐渐苍老的自己,所有的前尘往事扑面而来……

“燕燕,你不要和王文来往,我觉得你们不合适。一场美好的恋爱往往会激发一个人向上的力量,会影响人的一辈子,说实话,妈妈一直为自己有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偷着乐,可是,自从你和王文在一起之后,妈妈有时候真的就笑不出来,我怕你会遇到一些人只贪图我们家的财产才和你交往,我怕他会带坏了你的感情口味,我怕你的感情永远停留在外貌相吸的层面。”

母亲旁敲侧击。

燕燕惊呆了,母亲怎么会反对他们在一起呢?那为什么还要她陪伴他去韩国作美容呢?燕燕想不通,母亲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燕燕刨根揭底问母亲,“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母亲一直沉默不语,她慢慢地说:“我知道让你离开王文,你会难过的,我不想让你留下终生的遗憾。”

看着女儿哭得稀里哗啦,张总上前拍了拍女儿说:“作为过来的人,我劝告你,你还那么年轻,会有更好的爱情等着你,会有丰富的人生让你去经历。”

燕燕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发怒道:“你从心里压根就看不起王文,因为你嫌他是农村人,没有钱,没有……”

“你说什么呢?我不是那种趋炎附势的人。我只希望你谈一场美好的恋爱,希望你遇见一个终生难忘的男孩,只有经历了爱的洗礼,你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

“荒谬!”简直就是无稽之谈。燕燕用手捂住耳朵大声呵斥道:“你说什么,我都不愿意听,除非你给我一个特殊的理由来。”

张总沉寂了好长一会说,哽咽道:“是时候,该真相大白了。我现在就告诉你,你和王文是同母异父的兄妹。”

“什么!”

燕燕惊呆得睁大了眼睛,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咆哮道,“你再说一遍。”

心里好痛,燕燕的身子顿时像掉入万丈冰窖,那里面没有一丝的感情,只有冷漠,没有痛楚,没有挣扎,什么都没有,就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冷漠,心里像被人撕开了一道血口,她听母亲没有感情的声音一字一字冷冷地说:“孩子别痴迷不悟了,王文真的是你的同母异父的兄妹。”说完她的泪水决堤般流了下来。

“你骗人,你说什么都行,为何要说他是我的亲哥哥呢?”张总在心里想我的世界全变了样,曾经以为这个女儿给了我的温暖,是我拥有的一切。如今……

燕燕边跑边哭着跑出了屋子,心底那股尖锐的刺痛几乎要把她撕开,她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只觉得视线一片模糊。

屋子里只剩下她一个人,怔怔地看着这空荡荡的屋子,脑子里徒然一片空心。她的心像是被什么东西深深地揪了一下,一滴眼泪从她的眼中无声无息滚了出来。她挪动着沉重不堪的双腿,心想出去追燕燕回来,可是她的身子像是突然间沉重了许多倍,连自己都难以负荷,她弯弓下腰,一手撑着桌子,竭力支撑着自己。

“燕燕,不管怎样,这是不争的事实。”她缓缓转过身,良久,她只是默默地看着燕燕离去的背影,眼中一片言之不尽的凄伤。

“如果你让我做一个好母亲,我不说出真相,这是作孽呀!”她忽然低沉的沉声说道。心头随之也突然涌上一抹浓浓地酸楚,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于自己这个女儿是不是很残忍,他们只是受害者,他们其实也不过是这苍茫人世间的两个可怜的人罢了。虽然在过去的日子里,她从来没有在燕燕的面前提过一个字,但是她能从女儿的眼神中感觉到这一次的事情对她打击,感觉到她心里那份锥心的痛楚,那已经是在她的心头撒下一些盐巴,再也无法愈合的一处伤痛,其中有多少无奈,又有多少言之不出的凄伤,也都只有她自己在默默的承受着……她慢慢抬起头,看着漆黑令人窒息的茫茫的夜色,一抹冰凉忽然打在她的脸上,紧接着,又是一滴冰凉……她不知道这是泪水,还是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月亮已经缓缓地升起来,孤独悬挂在窗子上面。

这轮初升的月亮是一轮黄黄的朦胧的残月,很像一滴陈旧的眼泪,被孤独遗忘在哪里,眼泪中的月亮大而模糊。

自从王文作了整容以后,无数美女趋之若鹜,令他眼花缭乱。时间如流水淌着,王文以为自己很快就忘记张梅,后来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王文开始一整天的忧闷,一整天借酒消愁,酒精一点点地麻痹自己,让自己麻木地感觉不到疼痛。那段记忆似乎已经是他身体里唯一温暖的东西,一经触碰,就会灼烧起来,带着浓烈的灼痛感,不给他片刻喘息的机会。

什么原因导致得癫痫
癫痫病应吃什么药好
脸色青紫是癫痫么

友情链接:

欢若平生网 | 业务开通 | 在线空间克隆器 | 剑灵浑天教 | 开讲啦宣传片 | 健奴体育 | 怎么看币余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