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华凌畜牧基地 >> 正文

【军警】列兵艾伦(小说)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对峙》

侦察兵艾伦没有望远镜,他把狙击枪子弹卸下来,一有动静便用瞄准镜观察。

这次又如往常一般,他看着瞄准镜,不一样的是,也有人拿狙击枪轻轻瞟过他。

两杆狙击枪瞬间目光刺在一起,又很快躲避进掩体。

艾伦在一颗树桩后喘粗气,庆幸对面也是才发现自己不久。

令人担忧的是艾伦在刚才收身时,原本卸下的子弹掉落一地。

他感到胆战心惊,对面的瞄准镜开始反光,那道光指向自己,仿佛随时都能一枪带走他。

艾伦不敢轻举妄动,地上的子弹不在掩体内,他们小巧的滚落到四处,如此对峙下去,只要在暗处的狙击手稍微换个位置,自己便死于非命。

因此他准备趴在地上,匍匐着离开这里,忽然他听到子弹狰狞地打在树桩上的声音,他双手抱头,一点点退缩回安全地带。

空间十分狭小,就是趴在地上,艾伦都无法拾起一颗子弹。

僵持没多久,他就听见窸窸窣窣地脚步声,那个狙击手蹑手蹑脚地朝这里走来。忽然,狙击手停了下来,分明听见树桩后面有很大的动静,他又警觉的抬起枪杆,朝树桩旁边的小灌木开枪。子弹碰到金属发出奇特的声响,定睛一看,原来是扔出来的钢盔。

狙击手看到钢盔仿佛想起什么。

树桩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会皮带扔了出来,一会水壶扔了出来,狙击手知道里面的人想乘乱逃跑,他毫不给机会的,一有动静便开枪,想以此威慑后面的人束手就擒。

艾伦心里数着数,把一只鞋脱下来,远远的扔出去,狙击手仿佛就是知道鞋子也要开枪似的,一下就打出个窟窿。

游荡的狙击手笑出声来,他仿佛已经猜到掩体后的列兵手无寸铁。

艾伦把最后一个鞋子拿了出来,但这次没有扔出去,而是直挺挺地站了起来,双手捧着,出现在狙击手面前。

狙击手看到艾伦时眼神里露出复杂的情绪,手中的枪已经没有子弹,艾伦已经趁乱上了枪膛扭转了局面,那只冰冷的枪口缓缓对准了他。

《独生子》

艾伦放下了枪,难过地说:“你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

狙击手一言不发,不远处突然迫降空袭。

“趴下!”

艾伦一手盖在狙击手身上,狙击手腿上有旧伤,痛苦地倒地了。

所幸爆炸碎片没有伤到他们,漫天的烟尘弥漫。

狙击手心里不停地在重复。

“跟我回去,列兵。”

狙击手用悲愤的眼睛看着艾伦,眼睛里充满对战争的仇恨。

“跟我回去,我们能赢。”

狙击手说:“我不想做英雄,我只想活下去。请你让我走。”

他的腿又流出暗红的血染湿了裤子。

列兵艾伦选择尊重他的做法,目光如炬。

“我会跟他们说,邓肯已经死了,他死在了一片林子里,艾伦很伤心地走了。战后艾伦一定会去照顾邓肯的父母,可怜的独生子邓肯战死沙场为国捐躯。”

邓肯双眼嗑满了晶荧的泪光。

《同伴》

艾伦离营地越来越远,渐渐迷失了方向。

他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

他没找到水源也没找到德军,他朝了个无人的安全方向行动了很久。

艾伦越来越虚弱,边界像是永远没有尽头,他不知道何处是归途。

突然林子里窜出一匹狼,这令他惊恐万分。

他发现那只狼瞎了一只眼,浑身是血,咧着嘴,凶残无比。

艾伦打起精神连忙准备退路,却发现独眼狼已经发现自己了。

掏出身上的匕首,而狼似乎也是虚弱地,迟迟不敢出手。

“或许他不久前和同伴搏斗身负了重伤。”

列兵心思缜密,稍稍松了一口气,但仍然不敢掉以轻心。

艾伦慢慢发现,那只狼越是表现的凶狠,只是为了掩盖自己的虚弱和重伤,他确确实实和同伴打了一架,那个同伴很有可能已经死在他手里,而自己也受了伤。

狼没有靠近,发出“呜呜”地粗喘。

列兵掏出枪,准备先下手解决掉那个威胁,突然狼凶狠地就扑了下来,发出凶残地嚎叫。

一声枪响,孤狼应声落地。

艾伦惊魂未定,一下瘫坐在地上。

“如果不是狼伤害了同伴,那么现在死的就是我了。”

他庆幸地收起枪,猛然间想到自己的狙击枪里根本连一发子弹都没有。

《告别》

艾伦不能像书里那样,有火烤狼肉吃。

他知道狼是群居动物,不远处还有狼群,他必须马上离开了。

幸运的他终于找到了一颗苹果树。

这里是安全的,但他没有多停留,摘下几个苹果,狼吞虎咽吃了起来渐渐缓过神。

一颗苹果远远满足不了他饥饿到发麻的胃,又连连吞下几个。

树上还有几个白净的苹果,看起来是那么新鲜可口汁水鲜美,他没有带走,仅仅只是看了一下便头也不回的离开苹果树。

他停了下来,故意大声的自言自语道。

“前面的山翻过去的小镇似乎能有路回家,但愿那里没被德军占领。”

夕阳西下,艾伦背对着苹果树,丝毫没有回头。

身后发出肆无忌惮地咀嚼声,艾伦依旧在看着夕阳。

列兵想起来回去的路,在一片树林边际消失了。

艾伦确定这次再没有动静,自在的吹着口哨扛着长枪,心想。

“那男孩大概回去了,把我最喜欢的苹果摘去了够他吃。”

他挥挥手,向这片惨淡的夕阳告别。

《艾伦没有望远镜》

艾伦对中士说:“我受够了,请让我回英国。”

中士没回复他,便在一场袭击中负了重伤。

他看到了日渐崩溃的列茨,伤痕累累的米勒,出走的邓肯,还有那些已经逝去的伙伴。他始终忘不掉邓肯那双眼睛。

“我恨战争…”

艾伦对战争一切控诉只是对战争本身,他想离开这里。

这次他下定决定要去跟上司表明自己的想法,就算被谴责也再所不惜。

中士奄奄一息,让艾伦忘记了来到此处的目的。

中士说:“要是当时你在就好了,替我先把那个机枪手的混蛋打死…”

艾伦忍不住情绪,紧紧握住他的手。“你会好起来的,你一定会的!”

中士微微的笑着,问他。

“所以你这时来找我,不是为了送终吧…”

列兵百感交集,低着头一言不发。

中士身体越来越虚弱,身体不停地抽搐。

列兵鼓足勇气敬献军礼。

“报告长官,我是来申请一个望远镜的。”

病榻上的中士招了招手,便垂下永远也抬不起来了。

夜幕来临,四起的虫鸣宛如和睦的农家。

列兵没有祷告也没有哭泣,默默地把子弹一粒粒扣回狙击枪里,准备好了新的一天。

癫痫病人能否过性的生活
儿童癫痫的症状表现是什么
治疗成年癫痫患者的方法

友情链接:

欢若平生网 | 业务开通 | 在线空间克隆器 | 剑灵浑天教 | 开讲啦宣传片 | 健奴体育 | 怎么看币余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