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华凌畜牧基地 >> 正文

“蓝精灵”的秘密

日期:2022-4-1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个深藏在“蓝精灵”背后的秘密,你始终没有发现,就像这么多年,你从未真正发现那个我。

——题记

【1】帅哥的魅力是多么伟大

全世界都知道,夏明若是一个悍妇,和她妈妈一样的悍妇。

邻居们都知道,就因为夏妈妈以前老是追着夏爸爸满大街的骂,夏爸爸才不得不申请调往C市工作。夏妈妈就像一只铁嘴鸡,而夏明若显然是遗传了夏妈妈的这点“优良”基因,和骄傲的小公鸡一样,雄赳赳气昂昂地在院子里踱来踱去。心情好了,就去调戏一下楼上的小哥哥,心情不好,就去欺负欺负楼下的小弟弟,总而言之,夏明若是大家公认的恶霸。院子里的孩子几乎都被家长告诫过要远离夏家的人。所以,当叶初搬到夏家对门的时候,院里的小伙伴无不担心这长得“如花似玉”的叶初将会被夏明若摧残成什么样。

夏明若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阳台上去俯视那些被她欺凌的“小臣民”,然后伸个懒腰,再小小地做个早操。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扭着扭着,夏明若便感觉到对面的阳台上有人在偷看她。随即她发挥起招牌的河东狮吼来:“喂!看什么看?再看……”当夏明若转身看见叶初的时候,心跳砰地一声之后便静止了5秒钟。柔软的发,雪白的衬衣,在旭日的光辉之下,这个清秀的男孩散发着一种干净温暖的气息。夏明若第一次想到了“一见钟情”这个无比矫情的词。那后半句“再看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的恐吓早已被挤到脑海之外去了,此时的夏明若自然是恨不得把自己从小到大的照片都送给他看了。

好吧,夏明若很不争气地对着叶初犯了花痴,而且还是当着楼下被她欺凌的“小臣民”们的面,用对于她平日而言很温柔的语气说了句:“嗨……我是夏明若。”

楼下的小孩都无比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望望叶初,又望望夏明若。他们觉得一定是自己产生幻觉了,要不就是夏明若的脑子被门夹了。不对,夏明若就算脑子被门夹了,也不会突然之间如此温柔。左思右想,他们终于明白了:帅哥的魅力是多么伟大。

初来乍到的叶初显然不明白夏明若的脾气,只是微微愣了愣,便回到屋里去。

叶初转身的一刹那,楼下的孩子们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脑海里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个念头:叶初,死定了!

而夏明若却还没有从刚才花痴状态中清醒过来。

【2】叶初比黄蓉家的郭靖还木头

当你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就算他从不与你相识,你们之间从未有过交谈,甚至你们根本是不同的世界,也没有相似的话题,但只要你一看见他,或是茫然的表情,或是浅浅一抹微笑,你的心中便开出一片花海,心情放晴。特别是你与他还恰好注定了某种缘分,更是抑制不住内心的澎湃。而这种所谓的缘分,便不偏不倚地砸到了夏明若的头上。

上课的时候,老师将新来的叶初安排在了夏明若斜前方的座位上。当夏明若一抬头看见叶初背影的时候,一瞬之间,全身的血液都翻滚起来。夏明若终于知道当狼见着主动送上门的小白兔是多么的欣喜了。

一整个下午,夏明若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斜前方的叶初。而顺着她眼神的方向做一条射线,便可到达黑板。老师自然不会想到智商低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夏明若会盯上新来的叶初,还以为夏明若终于开窍,开始好好学习了,感动得恨不得马上跑到寺庙里给菩萨烧上几大卡车的香烛。

而当天放学,夏明若便用武力威胁了叶初的同桌,然后跑到老师面前立誓好好学习考进C市重点中学,再以交流学习为由,第二天便成功地换到了叶初旁边的座位上。

不过,叶初是块木头,比黄蓉家的郭靖还木头。夏明若又是写纸条,又是送秋波的,叶初依旧岿然不动。无奈的夏明若只好将魔爪伸向了叶初周围那些无辜的同学们。

“来,告诉姐姐,叶初喜欢什么咯?”当夏明若一爪子把一个瘦小的男生挥在墙上的时候,男生慌乱一指,道:“他,他就喜欢那个。”夏明若顺着男孩的手看过去,然后捧着那块被他随便一指的“蓝精灵”橡皮擦兴高采烈地跑开了。惊魂未定的男孩看着癫狂状离去的夏明若,不禁感慨:夏明若果然像老师们说的那样没脑子啊。

第二天中午,夏明若便早早地跑到学校将叶初的文具盒底层满满地铺上了12个“蓝精灵”橡皮。如果叶初没有那么木头,那么他只要耐心地翻开每一个“蓝精灵”橡皮,就会看见那个被红心圈住的“我喜欢你”的告白拼图。然而木头就是木头,就算再有一百年,也只是一堆木炭。当叶初看了看正托腮望着他发花痴的夏明若之后,皱了皱眉头,便径直走过去,将那些“蓝精灵”悉数倒在了夏明若的桌子上。

夏明若精心准备的告白坍塌在自己面前,夏明若的骄傲,就这样被叶初这盆冷水拍下来。夏明若像措不及防地被人扇了一巴掌似的迅速红了脸,心情比对着叶初告白还忐忑。

教师里的同学看着这一幕,纷纷在心里倒向了叶初那边。

【3】夏明若喜欢上了自己的克星

从那以后,夏明若在学校里便渐渐失势了,因为大家的知道,只要一般出叶初来,准能把夏明若治得一愣一愣的。流言的传播,往往是超光速的,夏明若明恋叶初这件事很快传遍了学校的每个角落,老师也将夏明若调到离叶初最远的角落里去了。

夏明若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叶初就像是夏明若命中的克星,自他一出现,夏明若的世界便开始黯淡下去,而她却偏偏这么无可救药地喜欢这位克星。

流言不停,议论不断。那些声音,蔓延了学校的每个角落。尽管夏明若忍无可忍的时候,发起怒来也能吓住他们,但这些嘲讽却并未因此而消退。

“喂,你知道3班的那个夏明若吗?”这样讨厌的声音,连厕所里也能听得见。

“就是那个被叶初甩了的夏明若吧?”女生B的声音高亢。

“当然了。学校里,除了她,还有第二个夏明若吗?”

“平时见她那么嚣张,现在被甩了,还真是活该!”女生B狠狠地甩了甩手上的水,就像在打别人耳光一样,觉得有些痛快。

“对啊对啊,真是活该!”女生A连忙附和道。

“砰!”夏明若突然踹开女厕所的门板,冲女生A、B吼道:“喂!想死在厕所就明说!”

女生A、B被夏明若的出现吓得仓皇逃出了厕所。夏明若顺着瓷砖壁滑坐在地上,右手的口袋里还装着那些“蓝精灵”橡皮。夏明若反反复复数了好几遍,总共11块,少的那一块怎么也找不到了。重新拼起来,红心也缺了一角,就像此时的夏明若,心忽然缺了一块,怎么也找不回来了。

【4】“妹子,喜欢就别放弃。”

夏明若一连好几天都是萎靡不振的状态,以前同她一起横行霸道的惹事头子方勇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没了夏明若这个最邪恶的搭档,他欺负谁都觉得没意思。本以为那件事之后,自愈能力一向很强的夏明若过两天又会活蹦乱跳地出现在他面前,同他一起继续恃强凌弱的霸业,但是这都一个星期过去了,夏明若却还没有好转的迹象,方勇才意识到夏明若这次是真的陷进去了。而他老这么坐在位子上干着急也不是办法,于是走过去拍着夏明若耷拉的脑袋,安慰道:“妹子,听哥一句话,喜欢就不要放弃。不就是个叶初嘛,只要你一点头,哥立马给你绑来。”

“喜欢就不要放弃?”夏明若好半天才抬起头,一脸迷茫地望着方勇。

方勇点了点头。

“对!就是这样!”夏明若像被雷击了一般突然跳起来,差点磕着方勇的下巴。“喜欢就不要放弃!”夏明若欢呼着一蹦一跳地跑出去。方勇愣在原地,看着跑远的夏明若,不禁思索起来:难道夏明若这个白痴真的掉进青春萌动的漩涡了?

事实证明,青春期的孩子是最具激情的,特别是情窦初开的夏明若。自那天方勇的一句安慰之后,夏明若对叶初的骚扰就没有间断过。放学回家的叶初总能很巧合地遇见突然从某个路口跳出来的夏明若,然后被夏明若以“正好同路”的理由拽着回家。要不就是在阳台浇花的时候,碰巧又遇见正拿着作业发呆的夏明若,再扯一堆“今天天气很好”之类的话,最后夏明若配上一副可怜兮兮的表情要求“参考参考”叶初的作业。而叶初总能被她看似无辜的眼神打败,夏明若便乐得屁颠屁颠地跑到叶初家里抄作业……

渐渐地,叶初对夏明若也不似最初那样冷淡了,而为了能和叶初多说上些话,夏明若把附近同学在作业上不懂的问题全部打包了,只要带着空闲时机就往叶初身旁凑。每每看见夏明若由原来的狮子变成现在这个兔子样成天屁颠屁颠地跟在叶初身后,方勇气也不是,恨也不是。本想着夏明若精神恢复了,又可以一块横行校园,做一对逍遥的“雌雄双煞”,可谁知夏明若居然跟着叶初准备从良了。

【5】“夏明若,你放过我吧。”

夏明若的转变,不仅是同学,连老师们都给她震撼了,就差感慨一句“爱情的力量真伟大”了。为此,老师也渐渐开始关注起夏明若来,时不时地把她叫到办公室趁热打铁地感化她一番。夏明若的整个心思都在叶初身上,好不容易听完班主任的诵经,赶忙跑回教室。叶初早已收拾书包走人了,夏明若撅着嘴,抓起书包就往外跑,想追上或许还未走远的叶初。

方勇没想到夏明若居然这么快就摆脱了班主任的口水,还在这么个不凑巧的时候赶上了这出戏。

夏明若拨开人群便看见坐在地上一身狼狈的叶初,心忽然地一紧,瞬间碎裂成千万片。“你们在干什么?”夏明若狠狠瞪着方勇,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全身的毛都因愤怒的力量竖起来。

“妹子,这是男人之间的事,你可别插手。”方勇看着夏明若,心里也有些发毛。

“放屁!”夏明若一拳挥在方勇的脸上。

夏明若的这一拳,方勇没有闪躲,重重地落在脸上,迅速红肿起来,可见夏明若是真的愤怒了。这是方勇认识夏明若以来,她第一次冲自己挥拳。方勇一下子怒火蹿上来,冲夏明若吼道:“夏明若,你疯了啊!”

“谁再动叶初,我夏明若跟他没完!”夏明若瞪着方勇,扶起地上的叶初离开。

走了一段路,叶初甩开夏明若的手,加快了脚步。夏明若保持着叶初拉开的距离默默地跟着他的身后,小心翼翼。

快到家的时候,叶初忽然在楼梯上停下来,失神的夏明若一不小心撞到叶初的背上。

“对不起,对不起……”夏明若赶紧退开,垂着头,鼻子发酸。

“夏明若,你放过我吧。”叶初背对着夏明若,说完便继续上楼去。夏明若依旧站在原地,再迈不开前进的步伐,眼泪也跟着不争气地流下来,落在楼梯上,砸出一朵朵苦涩的花。

单恋是一件心累的事。原以为喜欢一个人,只要默默守在他的身边,便已经足够。而稚嫩的我们终究还是败给暗恋过程中的那份孤独的煎熬,即使一切看似那么顺理成章,但强迫的终究还是改变不了它的苦涩本质。我们被自己营造的梦幻之景遮住了眼,未曾看见这一种暧昧的喜欢对别人造成了怎样的一种伤。单恋着杯苦酒,终究被别人饮尽,而我们亦承受着撕裂般的心伤。

【6】穿着狮子皮的小白兔

和方勇的关系闹僵之后,夏明若大把大把的空闲时间就只能自己趴在桌子上发呆度过了。看着叶初一如往昔干净温暖的背影,夏明若就心中酸涩,她想,叶初应该是很讨厌她吧。想到这里,她只能大口大口地呼吸,将眼泪压回去,然后转过头去看曾经的好哥们方勇。方勇似乎也在看她,只不过看见夏明若的脸转过来的时候,又固执地将头转向窗外。

而此时,有一种叫做“祸不单行”的家伙却盯上了夏明若。当夏明若在学校一如既往地承受着友谊破裂和单恋的煎熬时,回到家又发现夏妈妈不知道什么时候跟夏爸爸吵上了。这样的争吵愈演愈烈,后来,夏明若甚至在半夜被夏妈妈在电话里和夏爸爸的争吵弄醒好几次。

“你不回来是吧?行!你别后悔!”夏妈妈挂了电话,不一会儿便传来她摔砸东西的声音。而在隔壁的房间,夏明若抱着那一口袋的“蓝精灵”紧紧闭着眼,强迫着自己睡去。

放学回来的夏明若依旧一副失魂的样子,并未注意到夏妈妈的异常,默默吃完饭便回到房间里去。等到夏明若头疼欲裂的时候,夏妈妈已经出去了。

叶初开门的时候,夏明若正蹲在门口。看见叶初的时候,本能地抓住他的手:“我知道你很讨厌我,但是……”夏明若的脑袋里嗡嗡地响,快要炸裂一样的疼,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紧紧地抓着叶初的手。

叶初没有说话,也紧紧地回握住夏明若的手。很多时候,真的是这样,当你伸出手想抓住一个人,而他亦回握你,或者仅仅是没有甩开你的手,你便重新找到生存下去的信仰。

叶初以为夏明若是感冒了,可是把手背贴在她的额头上拭了好几次,也没有发烧的迹象,夏明若又执意不肯吃药。叶初看着窝在墙角的夏明若,此时的她就像一只受了伤的小白兔,不禁升起一丝怜悯。

霍氏癫痫病平胶囊
哈尔滨儿童医院看癫痫
最好的治疗羊癫疯中医医院

友情链接:

欢若平生网 | 业务开通 | 在线空间克隆器 | 剑灵浑天教 | 开讲啦宣传片 | 健奴体育 | 怎么看币余额